• 首页
  • 善行中国
  • 智慧中国
  • 读书时间
  • 经典传承
发表于 2016-09-18 22:19
作者: 安邦咨询    来源: 安邦集团《每日金融》总第4576期

当前,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企业见不到盈利,投资意欲极度低迷;银行对实业投资尤其是制造业投资也十分审慎。尽管市场流动性十分充裕,资金更多流向金融资产等虚拟经济,创新经济投资紧缺。今年7月份的经济数据清楚显示,企业信贷负增长,企业手持货币不愿投资实业,大量资金流入房地产,经济面临空心化危险。这些问题出现的原因,除了整体经济低迷之外,还反映出了国内投融资体制问题。

为了激发社会投资动力,中央强调要降低民间投资准入门槛,降低各种企业成本,全面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国务院也出台了《关于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意见》,提出要建立投资项目“三个清单”管理制度,明确界定政府投资范围,并强调要提高投资效率。安邦智库(ANBOUND)研究团队认为,当前面临的有效投资乏力问题,显示投融资体制机制改革仍是瓶颈,这方面的改革能否到位、能否有所突破,将直接决定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最终效果。

在《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意见》中,国务院提出了完善政府投资体制、创新融资机制、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强化保障措施等几个方面的要求。但在我们看来,政府考虑的这些问题仍有局限性,多从政府行政角度出发,以解决短期问题为目标,没有从系统、长期来考虑问题。有必要重新界定投融资体制的内涵,并明确投融资体制改革的目标是什么。我们认为,说到底,投融资体制是决定资源是否有效配置、市场主体是否能有效参与经济活动的制度体系。投融资体制是不是合理,要看它是否有利于提高效率。因此,中国现在进行的投融资体制改革,其根本目标也应该是提升效率,它与市场化改革应该是相容的,或者说,投融资体制改革就是中国市场化改革的一个重要部分。

安邦智库(ANBOUND)研究团队还认为,供给侧改革是当前发展的宏观策略和系统思路,而投融资体制改革则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最前沿,是其实现的通道和制度环境。后者如果不匹配,会导致故态复燃,越投入越错。可如果投融资体制理顺了,资金、资源配置各得其所,推进供给侧改革的难度则会小得多,成效也更明显。

纵向看,投融资体制改革应该包括市场体系(运行载体)、规则体系(导航系统)、监管体系三大体系的建设,每一项都不容易;横向看,货币、财政、金融(银行、证券、信托)、征信、评估、仲裁等等,每一方面都要建立健全,并要通盘筹划。从总体看,重点要让以价格发现为形式的市场动力形成机制和以价格信号为表现的市场动力传导机制建立健全,成为资源精准配置的载体;并按照全国、地区经济发展阶段资源配置的战略需要,更加精准、高效地配置投融资资源、特别是信用资源和公共政策资源。而这方面的效果如何,通过创新创业领域投融资的风险防范、控制、分散、化解效果和边际效益水平,就可以得到明显的表现。

应该看到,当前,发达经济体之间的竞争主要围绕创新能力的竞争而展开,而这背后又是体制机制保障创新效能的竞争,各方都力争本国的创新投入带来新兴产业的进程,能跑赢资本扩张在现有产业积累起过剩产能的速度。这种局面对中国的经济转型就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就是我们的投融资体制机制要能保障创新效能,要能引导投资结构的优化和精准度。可以说,“保障创新效能、引导精准投资”是对此后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核心要求,围绕这一要求的改革将是个深刻而广泛的系统工程。要创造这样的一种制度空间,让企业能有效率地参与投融资,以市场化的方式配置资源,从而实现精准投融资。

安邦智库(ANBOUND)研究团队认为,只有看清上述大背景后,才可能沿着正确方向思考如何界定投融资体制,以及如何改革现有的投融资体制机制。也只有将投融资体制机制理顺了,才有可能最终避免民间投资萎缩、经济空洞化的局面。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当前面临的有效投资乏力问题,显示我们的投融资体制机制改革仍是瓶颈。而投融资体制改革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最前沿,是其实现的通道和制度环境。此外,投融资体制机制的核心要求,是要能保障创新效能,引导投资结构的优化和精准度,最终要提升投融资的效率。

X关闭
X关闭